首页 > 故事会 > 正文

鱼塘里的秘密

2020-11-15 20:11:23 来源:卉卉网

何生向妻子金玫提出离婚,开出了一张清单,列出了财产,分割其中大部分给她,为了买得她在离婚协议书上签字。

金玫不愿意离婚,她当初就是冲着钱嫁给何生,今后离婚了,她失去了供她挥霍的金山,再也不能过从前富太太的生活。

但何生是铁了心的要离婚,他与情人雪珊的婚外情已经公开,两人出双入对已不再遮遮掩掩。

金玫看着清单中的财产,何深将婚内所得的财产全部给了她,还加上他在婚前就得到的一些财产。

“我还要城外的那片鱼塘。”金玫押着离婚协议书不签字,要何生满足她的条件。

“不行,,那是我爷爷的鱼塘。”

金玫把签字笔一丢,推开了摊在面前的离婚协议书,不签了。

“等你爷爷去世后,你继承了那片鱼塘,修改好离婚协议书,再找我签字。”

“你做梦。”何生怒吼道。

“爷爷守了那片鱼塘一辈子,到我手上,我也不会给你。”

何生的父母因为车祸很早就去世了,跟着爷爷过的他从小就听爷爷说:“鱼塘动不得,我守了大半辈子,等我死后,你也要守到死,传给你的子孙时,也要嘱咐他们守一辈子。”

“为什么?”何生问过很多次,爷爷的脸上挂着微笑,眼睛里却是满满的悲伤,他没说原因,何生后来理解了爷爷有难以说出口的苦衷,也就不再问了。

金玫不管何家怎样,她就是要那片鱼塘,一天不加进离婚协议书,她就一天不签字。

何生向法院提交了起诉书,要求法庭判决他与妻子一年的婚姻强制结束,法庭支持了何生不将鱼塘分给金玫。

如果她想得到没有写进离婚协议书内的鱼塘,需要得到目前所有者何为的赠送。

金玫不甘心,抱着一线希望跑到了何为的面前哭诉:“他出轨有了外遇,还要蹬了我,与那只狐狸精结婚,只是向他开口要那片鱼塘做补偿,他就跑去法院强制结束我们的婚姻。”

何生接到了她的电话:“你爷爷要见你,有话对你说。”

他赶到了医院,病床前,他握着爷爷扎着输液管的手,老人的生命在倒计时,病前就已经很瘦了,现在瘦到皮包骨头更不见肉,他喘着气,劝孙子:“你多么不满意她,也不该出轨,该把婚离掉后,再去找你满意的。就看那片鱼塘的市场价是多少,如数给她吧。”

金玫没有得到鱼塘,何生给的那笔钱离她盘算的目标还远,回到娘家向自己的弟弟金岁诉苦,他出了个主意给姐姐。

“鱼塘你得不到了,那里面的鱼,何家可没说不让你捞,那一塘的鱼捞起来换钱,也能卖得一笔不小的数目。”

姐弟俩计划好了一切,三天后,何为的鱼塘边就来了一群人,放下泵开始抽水,看鱼塘的见人群中有金玫在,就电话联系了何生:“何老板,你前妻带了人来鱼塘捞鱼了,正开着泵抽水呢。”

他从市区的医院赶到城外的鱼塘边时,塘中的水已经抽去了大半,看得见塘底生长的水草,鱼群穿梭在其间。

“赶紧停下。”他高喊一声后,朝轰鸣运作中的泵冲了过去,一群人将他夹住,个个都是胳膊比他腿粗的壮汉,钳子一样的手将他固定在原地动弹不得。

“前姐夫,你只把鱼塘的塘钱付给了我姐,可鱼塘里的鱼,你并没有付钱,我们只好捞了去换钱,你若肯付十万块的鱼钱,我马上就停泵不捞了。”

就在金岁向何生无耻的要钱时,两辆警车呼啸而至。

原来,何生在接到看鱼塘的电话后就报了警。

泵还在继续抽着水,何生已被放开,但他不能去关泵,因为金玫的一嗓子尖叫。

她看到了水位下降后的塘中心,一张白色的脸在飘舞的黑色长发中忽隐忽现。

警察不让停泵了,继续抽水,鱼塘的中心部分高于四周,塘内的水不用抽完,一具被粗铁链从脖子缠到脚踝的人类骸骨完全露了出来。

金玫吓坏了,在弟弟向警察保证绝对不再来捞前姐夫的鱼后,拽着他逃离了现场。

何生一直呆站在塘边,看着那群本来是来捞鱼的壮汉们听从警察的命令,站在还有约一米深度的水中,用一扇门大小的铁皮将那具骸骨连同底下一层黑色的淤泥铲起,抬上岸。

载他们来的拖拉机,被临时征用了,蒙了一层裹尸布的骸骨抬上拖拉机,被运往了法医处。

壮汉们大部分散了,留下三个,在警察的监督下,用泵将附近的河水灌满了鱼塘。

恢复平静的塘面倒影着何生,看鱼塘的喊了他几声才将他的神喊回来,他连忙驾车赶往了医院,守在已经陷入昏迷状态的爷爷身边,期待着回光返照的出现。

他想知道鱼塘里为什么会有具被粗铁链缠绕着的人类骸骨。

守到午夜过了零点,坐在椅子上瞌睡的何生突然一个寒颤,醒了,去摸爷爷的手,冰凉,他终是没有守到爷爷的回光返照,何为在昏迷中停止了呼吸,将鱼塘里的秘密带去了另一个世界。

骸骨的年代鉴定是在清朝,男性,牙齿判断死时不超过三十岁,骸骨上没有发现外力导致的损伤,又长期泡在水中,以现有的法医鉴定技术判断不出他的死亡原因。

鱼塘是何家祖上开挖的,传给长子家,单传了三代到了何为的手中,动荡的年代,他卖掉房屋,卖掉田地,就是不卖掉鱼塘,一直守到死。

何生将公司转给了亲戚,办理完爷爷的丧事后,带着雪珊离开了这里。

在外住了一年后,他回到洒下爷爷骨灰的那片鱼塘边,看鱼塘的蹲在旁边,和他一边烧着纸钱,一边说起他离开的这一年间里,金玫疯了,金岁死了。

金玫疯言疯语的说鱼塘里被起走的那具骸骨半夜出现在她的床边,抡着铁链条朝她身上抽。

她被送进了精神病院后,弟弟金岁接管了她的财产,天天抱着女人和酒瓶,挥霍了一个多月,就已将姐姐名下的财产花去大半。

然后,被他带回家睡了一夜早晨醒来的女人发现,他躺在放满水的浴缸中,已经溺毙了,尸检的结果,他是酒喝的太多,泡在浴缸中时醉的失去了意识,滑进水中,自己溺死了自己。

真恐怖推荐:《幽冥特案组》《地狱阎罗王》《诡村法师》


新闻发稿平台 http://www.mt.51228.net
卉卉网